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教育 > 以案释法 > 法官释法

【法官释法】从某公司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中看法治 宣传教育工作的作用

来源: 供稿单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9日
    

  【案情简介】

  被告人王某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首席执行官,被告人吴某系某公司某事业部总经理,被告人张某系某公司某事业部副总经理兼技术平台部总监,被告人牛某系某公司某事业部副总经理兼市场部总监。被告单位某公司自2007年12月成立以来,基于流媒体播放技术,通过向国际互联网发布免费的某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和某播放器软件的方式,为网络用户提供网络视频服务。期间,被告单位某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王某、吴某、张某、牛某以牟利为目的,在明知上述某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及某播放器被网络用户用于发布、搜索、下载、播放淫秽视频的情况下,仍予以放任,导致大量淫秽视频在国际互联网上传播。2013年11月18日,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委员会从位于本市海淀区北京某技术有限公司)查获某公司托管的服务器4台。后北京市公安局从上述3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

  【调查与处理】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单位某公司及被告人王某、吴某、张某、牛某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6年9月13日,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对某公司判处罚金一千万元;对王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一百万元;对张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罚金五十万元;对吴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罚金三十万元;对牛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罚金二十万元。宣判后,被告人吴某腹部,提出上诉。2016年12月1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一、定性

  (一)某公司负有网络视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承担的网络安全管理义务。某公司是一家流媒体应用开发和服务供应企业,其免费发布QSI软件和某 Player软件,使某资源服务器、用户播放器、中心调度服务器、缓存调度服务器和上千台缓存服务器共同构建起了一个庞大的基于P2P技术提供视频信息服务的网络平台。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某公司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的提供者,作为视听节目的提供者,必须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对其网络信息服务内容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

  (二)某公司及各被告人均明知某网络系统内大量存在淫秽视频并介入了淫秽视频传播活动。2012年8月深圳网监开展了监管活动,某公司接受整改的主要内容就是审核和过滤淫秽视频。2013年8月5日,南山广电局对某公司现场执法检查,王某授权牛某处理某公司被现场执法查获一案的授权委托书上,明确写了“涉嫌提供的视听节目含有渲染色情活动的内容”,证明王某知道某公司网络传播淫秽视频的事实。

  (三)某公司及各被告人放任其网络服务系统大量传播淫秽视频属于间接故意。某公司放任其缓存服务器存储淫秽视频并使公众可以观看并随时得到加速服务的方式,属于通过互联网陈列等方式提供淫秽物品的传播行为。缓存服务器介入视频传播中,某公司在主观上并没有对视频内容进行选择,而只是根据视频热度提供加速服务。缓存服务器介入传播何种内容的视频,不是某公司主观意志选择的结果。

  (四)某公司具备承担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的现实可能但拒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站长”的发布、用户的搜索、用户点对点的文件传输、缓存与加速服务,这些关键环节离开某公司的调度服务器都不可能实现。用户搜索与点播的频次构成某公司提供缓存服务的条件,调度服务器所记录的信息使某公司在制定缓存规则的时候当然可以根据其主观意愿设定条件,在点播、缓存环节采取限制措施是某公司承担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的基本路径。某公司对于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不是没有履行的现实能力,而是没有切实履行的意愿。

  (五)某公司及各被告人的行为具有非法牟利目的。使用某网络平台传播的淫秽视频的点击数量直接影响了播放器的用户数量,与某公司的广告收益相互关联。某公司明知其网络上淫秽视频传播和公司盈收增长之间的因果关系,仍放任其网络系统被继续用于传播淫秽视频,应当认定为具有非法牟利目的。

  (六)该案不适用“技术中立”的责任豁免。以技术中立原则给予法律责任豁免的情形,通常限于技术提供者。对于实际使用技术的主体,则应视其具体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进行判断。恶意使用技术危害社会或他人的行为,应受法律制裁。某公司绝不单纯是技术的提供者,某公司构建的P2P网络平台和缓存加速服务都让其成为技术的使用者,同时也是网络视频信息服务的提供者。某公司出于牟利目的,不履行安全管理义务,且自己的缓存服务器也介入传播,在技术使用过程中明显存在恶意,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综上,某公司以牟利为目的放任淫秽视频大量传播的行为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单位犯罪。王某、张某、吴某、牛某均应作为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二、量刑

  (一)某公司的行为不属于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首先,没有证据表明某公司事先明确知道其中不特定的任一视频是否为淫秽视频。其次,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某公司“希望”淫秽视频通过某网络平台大量传播。第三,某公司的放任传播与技术介入的非直观性是本案的重要特征。在运用缓存服务器提供加速服务的传播模式下,某公司放任其缓存服务器参与淫秽视频的传播过程,却没有开展有效的事前审查或后台审查,刑法应当责难此种不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第四,某公司放任淫秽视频传播的直接获利数额难以认定。第五,本案“犯罪情节”的认定应该充分考量网络信息平台传播特点,将新类型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犯罪的量刑方法区别于传统传播行为,体现谦抑性,实现罪责刑相统一。

  (二)某公司放任淫秽视频大量传播并获取巨额非法利益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综合考虑某公司拒不履行视频信息服务企业的网络安全管理义务,放任其网络系统被用于传播淫秽信息,两次受到行政处罚后仍以作为的形式掩盖不作为的实质,造成淫秽视频大量传播,非法牟利数额巨大,海淀法院认为,应当依据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认定为“情节严重”。

  【典型意义】

  该案系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因不履行安全管理义务而承担刑事责任的典型案例,被媒体称为“2016互联网第一案”。典型意义在于充分利用了新媒体开展法治宣传教育,并通过以案释法方式对案件审理进行广泛宣传,既及时普及了相关法律法规,又有效提升了案件审理、审判的宣传效果:一是通过宣传案件的审理及判决结果,有力提升市民对互联网秩序的法治意识。该案是互联网时代产生的新类型刑事案件,涉及网络传播、技术中立与法律边界等各种前沿性问题。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如何看待某软件的平台作用及其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该案的依法审理和判决,有利于互联网秩序的建立完善,同时向全社会昭示,互联网创新应当遵守法律的规定,不能无原则地突破底线。本案确认了如下规则:技术本身无罪,但运用技术的主体应遵守法律;明知技术被用于违法事项,有义务监管而拒不履行监管义务的主体应承担法律责任。这一规则将深深扎根于普通市民心中,对全社会形成应有的网络世界法治意识具有积极推动作用。二是采取直播庭审方式,通过“以案释法”将审理过程变为普法过程。海淀法院坚持“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工作原则,运用全程视频直播及图文直播等科技手段,公开庭审全过程,法院官方微博对第一次庭审进行了视频直播,将庭审过程变成全体市民积极学法的普法大课堂,据统计,累计观看130万人次,最高同时在线4.3万人。在审理的整个过程共发布微博57条,阅读量达1900万余次。海淀法院官方微博“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话题、新浪网话题#某涉黄案#等,相关话题总体阅读量约为2.5亿,话题讨论量超17.5万。公众、媒体、法学专家等各界对此次全程视频直播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在落实司法公开、主动接受社会监督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1月14日,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媒体座谈会上谈到某案庭审直播时表示:“庭审直播多搞一点,对老百姓了解法律有好处,对提高司法人员的素质也是有好处的,形成倒逼机制。”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隐私与安全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京市司法局 主办:北京市法治宣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